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怀柔区委 | 怀柔区人大 | 怀柔区政府 | 怀柔区政协

天气预报: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党史之窗 ?>?党史资料 ?>?详细信息

怀柔境内的全民抗战

本站发表时间:[2017年04月07日]来源:区党史办

  今年9月3日,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日。70年前那场给怀柔人民带来浩劫的战争已永远地成为历史。雨果曾经说,历史是过去传到将来的回声,是将来反映过去的倒影。回顾70年前怀柔境内抗日斗争的历史,就是铭记众多爱国将士和广大怀柔人民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艰苦卓绝的斗争,缅怀在抗日战争中英勇牺牲的英烈和为抗日战争作出贡献的人们。

  1931年9月18日,在日本关东军参谋板垣征四郎的策划下,日军不宣而战,一夜之间占领整个沈阳城,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1932年2月,日军占领了整个东北三省。几十万东北军绝大部分执行蒋介石的不抵抗命令,不战而退入关内。1933年3月,日军在占领热河省会承德后,分兵数路,向长城东部各主要关口攻击,长城抗战爆发。在古北口,中国守军与日军展开血战,25师师长关麟征负伤,仍英勇抵抗,终因寡不敌众阵地失守。5月14日,中国守军撤离密云。5月23日,日寇侵占了怀柔。从此。怀柔人民惨遭日本帝国主义铁蹄的蹂躏。但是,面对日寇野蛮的侵略行径,怀柔境内掀起不畏强暴的抗日斗争。许多爱国将士浴血奋战、视死如归,怀柔各界民众万众一心,同仇敌忾,以血肉之躯筑起钢铁长城。

      

 壮烈的血战与抗日同盟军

      

  一场壮烈的血战。1933年5月中旬,中华民国华北军第59军傅作义部奉命挺进怀柔,阻止日军南下。傅作义军长命叶启杰210旅和218旅自怀柔石厂、郑重庄、高各庄及高各庄村南平古路东牛栏山一线,修筑防御阵地。5月23日晨,日军第八师团的铃木旅团及川原旅团的福田支队,以重炮30余门、坦克10余辆和飞机15架,掩护步骑部队向59军防御部队发起猛攻。叶启杰指挥210旅步兵、炮兵协同作战。叶旅419团将士同日军展开肉搏,敌重武器失去了效用,被杀得尸横遍地。正午12时,日军铃木旅团向叶旅薄鑫420团和218旅董其武团猛攻,双方死伤惨重,但敌仍寸步难进。恼羞成怒的敌人出动飞机在守军阵地上空和后方轰炸、扫射,又用重炮向中国守军阵地猛轰。在炮火掩护下,日军发起了一次又一次冲锋。59军战士与敌人短兵相接、展开肉搏,在拼刺刀前的刹那间,放最后一弹,使敌人淬不及防,大量杀伤敌人。

  下午1时许,日军在连续7次攻击中国守军阵地失败后,遂改变主攻方向,以骑兵72联队配合步兵早川联队,从长园向口头、茶坞村作大规模迂回,袭击叶旅阵地后方。一场恶战在高各庄至牛栏山一线展开,战斗异常激烈,但因敌众我寡,茶坞村阵地为日军攻占,战况危急万分。如果怀柔以西平古公路两侧高地有失,日军就可长驱直入,直至北平。210旅旅长叶启杰请求紧急增援。傅作义军长亲自打电话命令211旅421团孙兰峰团长:“即刻率领你团跑步向210旅阵地前进,迅速支援该旅,击溃当面之敌,夺回已失阵地。”孙兰峰亲率该团赶到210旅阵地左后方之苏峪口,向迂回该旅之敌展开攻击。

  当孙兰峰团跑步向210旅阵地急进时,被敌骑兵联队发现,敌当即发起乘马冲锋,妄图一举冲垮孙团。孙团长即令重机枪连迅速占领前方高地,集中火力掩护部队前进,又令该团第十连占领左前方300米处森林边缘地带伏击,并命令第一营刘景新营长占领苏峪口附近有利地形,当面迎头痛击日军。敌骑兵联队遭我重机枪猛烈射击,纷纷饮弹落马,毙伤甚众。日军见袭击不成,便调转马头向原方向溃退。时刘景新营已顺利进至苏峪口附近,向敌展开猛攻,孙兰峰团长亲自到第一线指挥,战斗极为激烈。为夺回茶坞村阵地,孙团与敌搏斗,得而复失,失而复得达三次之多,最后终为我军收复。由于孙团增援,战局顿时转变。218旅正面战况稍缓后,也主动派兵出击,支援叶旅,双方混战至下午6时许。孙兰峰团经过三次出击,将迂回叶旅日军早川联队击退,210旅转危为安,叶旅失去阵地全部收复。5月23日这一天,从凌晨4时至下午7时,59军连续与日军血战15个小时,战斗异常惨烈。此役毙日军346人,59军阵亡官兵367人。可悲的是,怀柔战事方酣之时,国民党政府代表接受了日方代表的城下之盟,和日方交涉停战事宜。5月25日,双方正式停战,长城抗战的最后一战,就这样结束了。

  抗日同盟军转战怀柔。在全国抗日浪潮的推动下,1933年5月26日,著名爱国将领冯玉祥将军在张家口成立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冯玉祥任命吉鸿昌为北路前敌总指挥,方振武为北路前敌总司令,率部北上迎击日、伪军。6月下旬至7月初,抗日同盟军连克康保、宝昌、沽源等县,于7月12日收复察北重镇多伦,并乘胜收复察哈尔全部失地,使全国人心十分振奋。

  正当抗日同盟军的力量日益壮大,抗击日军战斗不断取得胜利的时候,蒋介石集团实行“攘外必先安内”的方针,国民党政府对抗日同盟军采取软硬兼施的破坏政策,先后调集16个整师15万余人的兵力进行“围剿”,并对冯玉祥部下进行政治拉拢和分化瓦解。1933年8月5日,冯玉祥在日本和国民党军队的夹击下,被迫通电宣布将察省军政大权交给南京国民政府任命的察哈尔省主席宋哲元办理,随后撤销了抗日同盟军总部。此后,抗日同盟军逐渐分化,大部分被宋哲元收编。只有方振武、吉鸿昌等人坚持抗日,不改初衷。方振武对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不抵抗政策极为愤恨,曾发出“外抗暴日,内除国贼”的声明。他高擎抗日大旗,通电全国,宣布就任抗日同盟军代理总司令,并率部挥师南下,进入平北山区。

  9月20日,方振武率部队进入怀柔县城,并把司令部设在怀柔县城内。9月21日,方振武在怀柔县城文庙内召开群众大会,声讨蒋介石的不抵抗政策,还在街上演讲,张贴标语,散发传单,呼吁人民团结起来,坚决抗战到底。9月23日,吉鸿昌亦率部来怀柔地区,与方振武会和。

  这期间,何应钦分别于9月9日、21日两次派人与日军勾结,策划围攻同盟军。鉴于这种形势,方振武将司令部由怀柔县城移至牛栏山,与吉鸿昌会师,合攻高丽营守敌。9月27日,抗日同盟军在日军、国民党军队的夹击下,退至二道关、黄花城、小汤山、昌平、顺义、牛栏山等地,后抗日同盟军又攻高丽营,与日军展开激战。10月11日,日军、国民党军向抗日同盟军驻地衙门村、杜兰庄大举进攻,日军飞机狂轰滥炸,方振武、吉鸿昌率领的抗日同盟军弹尽粮绝,被迫接受“和平解决”,余部被缴械遣散。坚持战斗近半年之久,重创日军的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悲壮地失败了。

   

  雄兵劲旅八路军

    

  八路军第四纵队挺进怀柔,打响平北第一枪。1938年2月,毛泽东指示:红军可出动一部于敌后冀东,以雾灵山为根据地进行游击战争。4月14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和副总司令彭德怀给八路军第120师宋时轮、第115师邓华发电报,命令宋时轮、邓华两支队组成八路军第四纵队开辟热南、察东、冀北新的根据地。5月中旬,邓华支队和宋时轮支队奉命合编为八路军第四纵队,宋时轮任司令员,邓华任政治委员。6月初,第四纵队从平西出发,分两路经平北向冀东挺进。6月10夜,宋、邓两支队在怀柔铁矿峪、洞台、兴隆城、南冶、沙浴一带汇合。

  6月11日清晨,邓华支队在沙浴村打下伪警察所,捉到3个汉奸特务,经过审讯,得知日本华北派遣军坂垣师团教导营1个中队从东南朝着沙浴方向行进,企图支援四海守军。经请示八路军总部后,第四纵队决定消灭这股日军。纵队指挥部果断命令第31大队在沙浴村东山嘴河套南、北地区设伏。上午11时战斗打响,八路军第四纵队指战员以劣势装备与日军展开激战,霎时机枪、步枪、手榴弹响成一片,一些日军还没来得及摘枪,就被击毙、炸伤。埋伏在两侧山上的八路军战士,在机枪的掩护下向日军冲杀下去。这股日军是坂垣师团的精锐部队,受军国主义影响很深,又有作战经验,他们利用路旁沟坎作掩护,负隅顽抗,双方展开激烈的肉搏战,伤亡都比较大。八路军战士打得英勇顽强,有的战士直到牺牲时双手还紧紧掐着日军的喉咙,有3名战士负重伤后还打死10余名日军,最后拉响手榴弹与日军同归于尽。这场战斗歼灭日军120余人,缴获步枪80余支,轻机枪3挺,掷弹筒3个。八路军官兵牺牲70余人,受伤209人。沙浴战斗点燃了怀柔的抗日烽火,沉重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战后第四纵队主力部队继续东进,留下邓典龙、钟辉琨领导的挺进大队在滦昌怀地区活动。7月,留下的挺进大队和刚进入怀柔境内的伍晋南率领的第36大队和骑兵大队一起,以秋场、头道梁、大地为中心开展游击战争。7月初,在头道梁村创建滦昌怀联合县,组建了滦昌怀县工委,组织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活动。

  老10团在怀柔地区开展游击战争,功绩卓著。根据冀热察党委和挺进军军政委员会提出的“巩固平西、坚持冀东、开辟平北”三位一体的任务和抗日斗争形势的需要,1940年1月,由华北抗日联军改编组成八路军冀热察挺进军第10团,白乙化任团长。4月,第10团奉命开辟平北根据地,部队分两批先后进入怀柔、密云等北部山区,开展游击战争。10团挺进平北后,受到丰滦密人民拥护,得到多方面支援,积极开展游击战,很快打开了抗日斗争的局面。在短短的几个月古北口以西,怀柔、密云以北,琉璃庙以南的地区建立起牢固的抗日根据地。

  抗日战争中,挺进军第10团在怀柔地区参加大小战斗上百次。较大的战斗有:1940年6月1日,由王亢率领10团1营合围攻打琉璃庙伪警署,连署长在内俘敌46名,拔掉敌据点。1941年初,由赵立业率领10团2营,在一渡河设伏,截击日伪运输队,将敌军车击毁,全歼该敌,缴获敌全部给养。1941年7月,由翟飞率领的10团3营,在柏查子伏击日伪讨伐队,毙敌18人,伤、俘20余人,解救释放300多名民工。还有袭击怀柔火车站、九渡河突围战、三岔迎击战、西栅子遭遇战、二道关夜袭战、小周各庄突围战、夜袭南关派出所、王家峪迎击战、白庄伏击战、峪口夹击战、柏崖厂包围战、截击日伪军运粮队、歼灭南天门据点、伏击汤河口日伪军、琉璃庙围歼战等等,战果辉煌,功绩卓著,在怀柔人民心目中留下深刻的影响。仅从1940年4月到1941年7月,10团挺进平北15个月,就进行大小战斗50余次,攻克大小据点13个,击溃伪军一个营,歼灭敌人1000多人,毙伤日伪军400多人,俘日军92人,争取伪军投降200余人,缴获迫击炮一门,轻重机枪19挺,步枪390余支,短枪10余支,各种子弹20000发。老10团成为一支震惊敌胆的雄兵劲旅。

    

  怀柔人民英勇不屈的抗日斗争

     

  英勇悲壮的抗日战争,凝聚了怀柔人民威武不屈的民族精神。在共产党的领导下,长城内外、白河两岸,男女老少齐参战,与日寇进行殊死卓绝的斗争。

  不屈不挠建立抗日民主政权。怀柔境内早期抗日民主政权,是由武装夺取,并在武装掩护下由点到线、由线到面逐步发展和巩固起来的。政权建立过程中,由于当时环境险恶,斗争的残酷,政权建设出现反复,而且许多革命同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1938年7月,滦(平)昌(平)怀(柔)联合县在头道梁建立,县长张书砚、县委书记刘国梁。联合县建立后,抽调干部组成工作队,深入山区部分村发动群众,开展抗日救国宣传,组织成立区、村抗日救国会。领导组织滦昌怀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当年9月,伪满洲军集中6个团的兵力,围剿滦昌怀联合县及八路军部队。在敌众我寡的严重形势下,八路军部队和滦昌怀联合县党政机关全部人员突出重围,撤向冀东。1940年1月5日,昌(平)延(庆)联合县在昌平后七村建立,县长胡瑛。该县所辖范围包括现在怀柔区的二道关、庙上、杏树台、黄坎、花木、九渡河、局里、西四渡河、平义分、沙浴口、上王峪、下王峪、桥梓等村。当年10月,昌延联合县二区区委书记高万丈在庙上村建立了第一个农村党支部,带领群众在艰难困苦的情况下和敌人作斗争。1940年6月,随着老10团开辟丰滦密抗日根据地,建立了丰滦密联合县工作委员会和联合县政府,马力任工委书记、王森任县长。丰滦密联合县发展到15个区,其中怀柔现辖区有八个区。这个时期,怀柔境内有两个抗日民主政权同时存在,领导人民从东、西两个方向向中间夹击,开辟怀柔抗日根据地。根据革命斗争形势的需要,1942年1月,滦昌怀联合县正式成立,县委书记樊淩玺、县长倪蔚廷。同年7月,县委书记樊淩玺,在岐庄西山被敌人包围,不幸中弹牺牲。宣传部长石英被捕。滦昌怀联合县50多名县机关干部多数殉国。县长倪蔚廷随部队转移。滦昌怀联合县被迫停止工作。1943年秋,重新组建滦昌怀联合县,县委书记刘作垣、县长田华,领导人民继续开展抗日斗争。依据有关资料不完全统计,在这一时期内牺牲的各个联合县的县、区领导干部16名,牺牲的区工作队员、游击队员、村干部150多名。1942年4月7日,驻汤河口、琉璃庙、后山铺等据点伪满讨伐队和驻大水峪伪满洲军1000余人,从南北两个方向,长途奔袭密云西部黄花顶臭水坑,四面包围丰滦密联合县政府机关、10团团部驻地。翌日凌晨,在突围无望的情况下,干部、战士毫不畏惧,有枪的用枪,没有枪的用木棍为武器挺身迎敌,就连伤病员也赤手空拳与敌人厮打在一起,有的战士抱住敌人滚下断崖绝壁与敌人同归于尽。县长沈爽,10团供给处长乔永昶、卫生处长郭庭章、六连副指导员沈奎等战斗到只剩下一颗子弹,誓死不当俘虏,毅然饮弹自戕。这次惨案,沈爽等38名同志壮烈牺牲。

  武装力量开展抗日游击战争。1938年7月,滦昌怀联合县建立后,县长张书砚在秋场、大地、北湾、崎峰茶等村亲自动员和组织由青壮年骨干分子参加的滦昌怀联合县抗日游击队,队长杨德泽。这支队伍是怀柔地区建立的第一支党领导的抗日武装。1940年6月,八路军挺进军十团抽调四连连长袁崇礼,在长城南、北的一、四、九区(汤河口、琉璃庙、崎峰茶一带)组建了由数十人参加的四海游击队。在枣树林一带建立了一支以孙长志为队长的第五区游击队,在宝山寺一带建立了以南文秀为队长的第十四区游击队,在七道河建立了以谭景林为队长的北方游击队,在黄花城、黄坎一带建立了以焦文兴为队长的第十三区游击队。县、区游击队在长城内外,白河两岸广泛开展游击战争。为破坏敌人的“清剿扫荡”,粉碎敌人的“囚笼政策”,县、区武装力量普遍开展游击战、麻雀战、地雷战等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巧妙打击敌人。游击队还采取破坏敌人的铁路、公路、收割电线、破坏桥梁和其他敌设施,以打击日伪力量。

  在县、区游击队积极发展、开展抗敌斗争的同时,游击区的乡、村也先后建立了群众性自卫武装组织—自卫军。他们站岗放哨、侦察带路、运送物资、破坏交通,除奸防特,配合部队作战等等。

  在怀柔的广大抗日根据地和游击区,抗日军民灵活机动的开展游击战争。在沿长城一线山地,地势复杂、道路崎岖,人民自卫武装熟悉当地情况,当日伪军进入根据地后,他们就像麻雀一样满天飞翔,时聚时散,到处打击敌人。而日伪军则人地生疏,只能在大道上、山沟里盘旋挨打。在平原与山区交接地带的游击区,军民开展破袭战。他们在通往大水峪、琉璃庙、汤河口、一渡河、渤海所、古北口等处的道路上挖沟。在平古铁路沿线拆枕木、卸道钉,割电线,砸电瓶等,使日军机械化部队难以行进。在游击区,区村民兵自己动手,就地取材,利用废铁、废瓶、石头、瓦罐,制成各式各样的铁雷、磁雷、石雷、瓦雷,埋在村口、路口、门庭院落。只要日伪军到村里扫荡,就会被炸得血肉横飞,令敌人心惊胆战。在怀柔县城铁路以南敌占区,由八路军主力部队的指战员、县区党政干部、区村干部和民兵组成的武装工作队,深入敌人的心脏,在张各庄、梭草、年丰、太平庄、驸马庄等地开展抗日斗争。

  怀柔人民积极支援抗日战争。在漫长艰苦的岁月里,怀柔人民积极投身抗日战争。他们踊跃参军参战,据不完全统计,在抗日战争时期,怀柔有近千名青年参加了八路军和地方抗日武装。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掩护抗日干部,坚壁清野粉碎敌人的进攻。他们护理伤员、抬担架、做军鞋、纳军粮积极支援战争。桥梓镇上王峪在抗日战争时期是怀柔地区的一块老革命根据地。这里的特殊地形地貌,利于八路军和滦昌怀联合县工作人员活动。通过宣传发动,这里的群众很快提高了觉悟,积极参加抗日活动。他们用假情报同敌人周旋,利用给日伪军带路的机会,将敌人带入八路军事先埋伏好的包围圈,狠狠地打击敌人。由于斗争形势非常残酷,八路军部队当时没有后方医院和固定的卫生所,活动在这一带的老十团部分伤病员就寄托在上王峪村老乡家里休养。他们像照顾自己亲人一样照顾伤病员,有时遇到敌人扫荡,他们冒着生命危险保护伤病员。他们还自愿组织民兵武装,保卫自己,打击敌人。民兵组织起来后,割敌人的电线,破坏敌人的通讯联络,除掉汉奸,消灭敌人的耳目等等。渤海镇北沟村曹进祥一家人在抗日战争时期,冒着生命危险,精心照顾八路军伤病员和机智勇敢地掩护抗日武装干部。在残酷的抗日斗争中,曹进祥的家不仅是抗日战士的隐蔽所,还是共产党的联络站。1943年秋的一个夜晚,曹进祥被敌人抓住,要曹进祥交出为八路军做的军鞋并说出抗日武装干部的去处。曹进祥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誓死不低头,始终没有吐露一个字。

  去年,习近平总书记在卢沟桥畔为独立自由勋章雕塑揭幕时讲到“伟大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开辟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东方主战场,为挽救民族危亡、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争取世界和平的伟大事业,作出了彪炳史册的贡献。”这是对中国人民抗日战争重要意义的准确评价。抗日战争中,发生在怀柔境内的英勇抗战,表明了众多爱国将士和怀柔地区人民抵御外侮的英雄气概!他们同仇敌忾,不怕流血、不怕牺牲、前赴后继、英勇斗争,创造了可歌可泣的业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们的斗争精神和光辉业绩永存!

  注:本文参考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北京历史》第一卷、北京市怀柔区军事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编纂《北京市怀柔区军事志》、中共怀柔县委党史办公室编《怀柔革命史》、怀柔县政协《怀柔文史资料选编》第二辑、怀柔报《史志怀柔》等有关资料编写。

    

  

责任编辑:王晓燕

大发365体育投注?版权所有??京ICP备 15003873

网站地图版权声明联系我们

中科汇联承办,easysite内容管理系统,portal门户,舆情监测,搜索引擎,政府门户,信息公开,电子政务